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新闻 > 国内新闻

精准施策,创新机制,推动转型 

肥西河长制深处发力

录入时间:2017-06-26 08:51:00 来源:中国环境报 打印此文

  ◆刘贤春 王保群 刘军

  “未曾想到,这辈子竟然与环保结下不解之缘,我2015年接任肥西县环保局局长,面对推进河长制工作的压力,当时是一筹莫展。”安徽省肥西县环保局局长吴邦玉这样与记者攀谈开来。

  几年过去了,这位自称门外汉的吴邦玉,现在不但对河长制研究入木三分,而且对环保工作也轻车熟路。看到一项项河长制措施得到落实,一条条河流治理涉及的深层次问题逐步得到解决,全县河长制大格局渐渐形成,环保在全县的地位越来越重要,他感到略有几分欣慰。尤其是河长制工作的推进,正改变着县、乡(镇)领导的治河理念,推动着县域经济转型发展。他感到这个局长当得值。

  以河长制促区域绿色发展

  “河流生态环境是促进县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控制性要素”。2013年5月肥西县委、县政府推进河长制工作《会议纪要》中的这句话,是肥西县以河长制为抓手推动经济调转促、厚植县域经济绿色底色的实践总结。

  肥西从河长制实践中认识到,单就河长制治理河流污染,治理效益虽然凸显,但毕竟是有限的。应该树立宏观治河观,把握治河本质,以河长制促进区域绿色发展,再反哺河长制,形成互促共赢。

  其实,在治理河流污染问题上,涉及决策意识、经济布局、产业结构调整,三次产业能耗、环境资源及流域沿岸生态环境状况等要素,是一项系统性、协调性、多项性工程。运用宏观思维指导河长制实践,为经济调转促服务,就能推动转型发展,反过来就能更好地提高河流环境治理效益。

  为此,吴邦玉介绍了肥西河长制在这一大思维下,采取的一系列政策措施。

  重新调整县域生态功能区。对全县面积区域功能进行重新定位,划为北部外围生态控制区、环巢湖生态文明示范片区、紫蓬山旅游片区、合肥主城西南片区和产城融合片区五大生态功能区,对各功能区建设发展进行差别化定位,实现地域空间优化。

  实施绿色招商引资,助力河长制推进。肥西县严格国家产业政策,提高项目进入门槛。近年来,相继有投资达百亿人民币的华南城、航空小镇、新桥国际机场、TCL、新光风电场、万达广场、绿地集团等数家大企业入驻,有10多个投资数额几亿元或几十亿元的项目被拒。

  吴帮玉说,近几年来,全县在河长制的推进下,被关闭、淘汰、取缔以及限期整改、行政处罚、挂牌督办、强制清洁生产等的企业达到上千家(次)。同时,全县实行“退二进三”产业政策,工业企业进园区,严控工业污染,减轻了河流环境污染增量。

  曾为安徽畜禽养殖大县的肥西县,今年根据河长制需要,将规模畜禽养殖“三区”(禁养区、限养区、可养区)调整为“两区”,取消了可养区。据了解,县、乡镇两级财政为此就补给养殖户设施拆迁费8000多万元。

  将精准施策贯穿河长制始终

  离肥西县城30公里的柿树岗乡,境内有丰乐河、龙潭河、淠河。乡党委书记沈家创说,3年前乡里根据县的统一部署实施了河长制,几年下来,河流水质改善很大。记者随其登上丰乐河廖渡村的一处大堤,可见河水在堤岸绿树倒影下,欢快流淌,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。沈家创感慨道:“这都是精准施策治河的功效。”

  沈家创坦言,对河长制一开始大伙儿没什么套路,就河流治污染,抓表象工作的情况比较多,之后慢慢懂得了这样干效果差,必须讲究“精准”二字。他说,每条河流的自然环境、污染负荷、承载功能及污染程度、种类、因子及来源、生态脆弱程度等不同,受地域、历史、人文、产业等因素影响及其上下游、地区之间的环境状况有差异,不可用一个方案“包打天下”,提高治河的精准性就会事半功倍。

  为了精准治河,肥西对境内25条实行二、三级河长制的河流开展精细排查,找准污染症结,内容包括河流、支流及区域面积、覆盖人口、各季节蓄水量(流量)、使用功能、流境地域岸线、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等,对可能出现的污染潜因做出预估,对生态安全隐患做出评价。以问题为导向,实施主河与支流同步治理,水域与陆域同步推进,整治与保护、生态修复紧密结合,监管与执法双管齐下,使每条河流、每个层级、每项对策详尽、明确、适用,不搞大而化之。

  创新向深处发力的新机制

  行走于水清堤绿的肥西河流之岸,与县有关部门、乡镇负责人聊及河长制,无不让人感受到一种创新向深处发力的力量。

  吴帮玉总结说,这种创新力量来自4个方面。首先,建立了环保工作决策部署常态机制。县委、县政府与上级河长制对接,紧扣县域发展目标与工作中心,作为一项常态工作融入重要决策部署之中。

  其次,建立了河长制工作统筹推进机制。理顺县政府、县有关部门及乡镇的河长制职责关系,按“谁家孩子谁家抱”的原则,压实责任,各司其职。肥西县政府对河长制牵头单位、责任单位和参与单位,适时督查调度,形成统筹推进格局。

  第三,建立了问题整改“清单销号”机制。县政府督查、目标管理部门和县纪检监察部门联动,对河长制工作定期督查,将问题清单交由县政府调度,实行认领、承诺,甚至实施“一票否决”等惩戒措施。

  第四,建立了河长制工作激励与约束机制。建立河长制“履职保证金”制度,保证金由个人承担,同级财政专户管理,每年由县政府考核兑付。同时,建立工作报告制、党政联席例会制、督查整改通报制、党政同责离任审计制,形成制度约束。

  肥西河长制走出了一条向深处发力的治河之路。